【尋訪暨南精神傳承人】百歲校友楊竹林:與暨大相遇,追求“一生讀書”的目標

發布單位:人員機構 [2019-07-24 00:00:00] 打印此信息

【開欄語】

??????? 習近平總書記視察暨大時,囑托學校堅持弘揚暨南精神,將中華文化傳播到五洲四海。爲落實習近平總書記的殷殷囑托,學校推出了【暨南精神與中華文化傳承人】大型系列報道。其中,【暨南傳奇】系列再現113年曆史上熠熠生輝的傳奇人、傳奇事;【中華文化傳四海】系列展現中華優秀文化傳播的暨南力量。今天,我們推出【尋訪暨南精神傳承人】系列,通過一個個鮮活的暨南校友故事,覓得暨南精神的軌迹,破解暨南精神的密碼。

?????? ?一百一十三年風雲變幻,一百一十三年精神傳承。拂去時光的塵埃,推開曆史的大門,我們走近楊竹林、龍鳳超等百歲老人的青春歲月,置身于李哲寅、朱可常的思想空間,聆聽一段段愛國、進步、奉獻、拼搏的故事。可以看到,在民族危亡之際,暨南人從不沈默,在奔向富強的道路上,暨南人昂揚前進。一代又一代暨南人,矢志不渝赓續著暨南精神。我們以心感受,以語激情,用文字、圖片、視頻、音頻等,記錄下最真摯的暨南精神,以此感召,傳承弘揚暨南精神。

在動蕩不安的年代,能讀書是一件幸福的事情,能因讀書改變命運卻是楊竹林老先生一輩子的願望。

楊竹林家裏原本做的是瓷器生意,後因時勢不好,生意不好做,家裏人爲了討一口飯吃舉起了鋤頭下田幹活。

那時候的楊竹林尚處于小小年紀,看著家裏的環境變得堪憂,他迫切地想幫家裏改變這種情況。但自己身體力量薄弱,種田務農不是他的強項,于是他想到了讀書,想到了知識改變命運。

他勇敢地和家人喊出了他的心裏話,“我不要耕田,要讀書,要保護這個家庭”,才有了後來從小學、初中、高中乃至讀到大學的機會。

能讀書是家人給他的機會,而能不能讀下去靠的卻是楊竹林的毅力和勇氣。

(楊竹林夫婦接受采訪)

高中畢業的時候,楊竹林准備繼續升學,先是前往江西臨時生會太和報考中正大學,因考試成績不佳,未被錄取只能帶著失望回到家中。1943年7月,楊竹林再次前往浙江龍泉報考浙江大學和協和大學,均未被錄取。楊竹林只能尋求其他出路,找親戚家人求助,看看有沒有機會找到一份好工作。當他面臨第三次碰壁時,他逐漸地失去了信心。

升學考試的多次失利以及找工作過程中倒出碰釘子讓他悲觀失望,宛若一塊巨石壓在胸膛般苦悶。

未來充滿了不確定性,三番五次的失利狠狠地打擊了楊竹林讀書的決心,可他怎麽會這麽容易就被擊敗呢?于是他暗暗發誓,一定要锲而不舍考上大學,不達目的,決不罷休。

杨竹林重新执起手中的笔,将全副心思放在学习上,尽管因诸多因素使得他又碰了几次壁,却始终不曾浇灭他的热情和希望。1945年8月,全国人民迎来了天大的好消息——八年抗日战争取得了胜利,日本侵略者放下屠刀举手投降,而杨竹林也迎来了属于他的好消息——他接到了国立暨南大學的录取通知书,他考上大学了。

杨竹林报考的是国立暨南大學的史地系,学习期间,他反复告诫自己要知道这次机会来之不易,一定努力学习不可虚度年华。在建阳读了将近一年后,因学校拟回迁上海,便歇学回家,1946年10月,学校在上海复课,杨竹林背着行李来到上海继续读书。

由于楊竹林本身就對法律有一定的了解,考慮到以後的出路,以及可以爲受貪官汙吏侵害的老百姓伸張正義、討回公道,他從史地系轉入法律系,學業更加繁忙。

楊竹林喜歡看《觀察》雜志,認爲該雜志敢于揭露當時社會的流弊,他還經常聽取進步人士的演講,深感國民黨確實腐敗,加上過去他曾受國民黨之害,因此更加向往共産黨的領導,並經常參與共産黨組織的地下活動,如1946年12月的抗暴遊行、1947年5月反饑餓反內戰遊行等。

楊竹林毫不落下地參與每一個地下活動,他身上革命活動的身份被漸漸地公開,1948年4月8日,楊竹林被潛伏在學校內的三青團頭子、國民黨特務抓到,他們指認他是通共分子,並將他打得渾身是傷,當即他被送進公濟醫院,醫治了整整一個月。這一次的迫害並沒有使他折服,反倒堅定了他革命的信念,激勵他更加積極地投入到共産黨地下組織領導的一切活動。

(楊竹林夫婦與采訪人員合影)

1949年,人民解放軍渡江南下,向上海推進。爲對抗國民黨突然地瘋狂反撲、避免反動勢力的暗害,楊竹林在地下黨的直接領導下,同年四月份和許多進步同學一起撤出學校,隱蔽于校外親友家中,開始了一邊自修學業,一邊參加革命活動的生活。後經鄧念祖介紹,他秘密加入共産黨外圍組織——人民保安隊,被分配到不同的崗位擔任接管工作。

1949年7月杨竹林收到暨南大學颁发的毕业证书,获得“学士”学位,当时局势混乱并没有举行什么毕业典礼,但杨竹林很满足,他的大学梦总算是圆满了。

学习和党占据了杨竹林一生中的一大半,因暨南大學,他和共产党相遇了,而从加入共产党那一刻起,杨竹林便以满腔热血投入到党的组织工作中,至此之后,他一直协助党开展政治工作,默默贡献自己的力量。

(新闻中心学生记者 采写/彭淑茵 摄影/陈思蓝)